首頁   中國經濟信息官方微博    雪球   百度百家   一點資訊  

封面專題

特別策劃

觀 察   經濟

卷首語   金融

商業   專欄

文化   調查

資訊  區域經濟

論衡    產經

 
  習近平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強調,40年來我國民營經濟從小到大、從弱到強,不斷發展壯大。同時指出我國民營經濟只能壯大、不能弱化,不僅不能離場,而且要走向更加廣闊的舞臺。

我們要趕上時代


分類:專欄 稿件來源:中國經濟信息雜志 文/張志勇

時間走過2018年,始于1978年的中國改革開放至今已步入第40個春秋。

40年的改革開放,我們認定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道路的選擇更加清晰、明確。

過去的40年,我們經歷了激蕩澎湃的偉大時代,見證了也許是人類歷史上迄今為止最為震撼的40年的經濟增長奇跡,更是中國市場經濟披荊斬棘、破浪前行的40年。

40年里,改革開放給中國的發展不斷注入動能,改革開放是中國從上到下的共識,并由此實現了中國人一個又一個的夢想和對現實生活的渴望。

40年,在人類歷史上也就是一瞬,也可能就是一跳或一躍,但若放在過去一百年、三百年,甚至五百年中的歷史大背景下來看,這40年非同尋常。巨變超常的發展,是幾百年來之未有的奇跡,西方社會用上百年所走過的發展道路,在中國這樣一個東方大國,用了不到40年的時間。

40年,對于每一個個體來說,在波瀾壯闊40年的大背景下,更能體味到處于這個時代的自豪和榮幸。

40年,我們都身在其中,我從一個懵懂的少年,打開思想解放的牢籠,雖然在我成長的日子里,“革命”是那個時代最鮮明的特征和最高標準,但我們渴望自由、解放、創造……我的天性是在真理標準大討論之后,是在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后得到徹底解放的,那一年,我16歲。1978年,一個特殊的歷史節點,對人的徹底解放。改革開放席卷中國大地,狂飆突進,40年之后,幾經風雨,步伐顯得更加穩健而堅定。

數字不是枯燥的,數字也有溫度。

這一溫度,是由于我們就在其中,我們就是這一歷史的見證者。四十年的高歌猛進和上演的經濟奇跡,實踐者、參與者、奮斗者所譜寫商業傳奇,一切都已成為這一時代人的經歷,這一切,我們都一同走過。

1978年,全國農民每人年平均收入僅為74.67元。有1.12億人每天能掙到一角一分錢,1.9億人每天能掙一角三分錢,有2.7億人每天能掙一角四分錢。另有一些農民辛辛苦苦干一年不僅掙不到錢,還倒欠生產隊的錢。

1978年,中國共產黨人勇于面對現實,以巨大的誠意,選擇了改革開放發展的道路,把重心轉移到了政治務實和經濟建設上來。改革開放的選擇,是實踐、摸索和折騰的“救贖”。

1978至2017年,中國正是靠著改革開放,創造了人類經濟發展史的新奇跡。一個國家的經濟總量增長了近35倍;國內生產總值(GDP)由1978年的3679億元躍升至2017年的82萬億元,經濟規模擴大了225倍。從2006年開始,經濟總量以每兩年10萬億元的增量持續上升。

40年來,GDP年均增長約9.5%,對外貿易額年均增長14.5%;1978年,中國人均GDP僅381元,1987年突破千元,2003年跨過萬元大關,2017年躍升至近6萬元。中國經濟總量占全球經濟比重從微不足道的1.8%增長到2017年的15.3%;中國人均GDP從改革初期不到200美元增長到逾9000美元。與此同時,經濟全球化為中國帶來實現跨越式發展的重要機遇。根據世界銀行統計,1992年到2016年的25年間,中國名義GDP(國內生產總值)按不變價格計,年均增長9.6%,擴大了9倍多,2016年達到11.2萬億美元,穩居世界第二。同年,中國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達到33.2%,居世界第一位。一心一意的搞建設,人民付出辛勤的勞動和汗水,生活水平得到了巨大改善。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以來,中國成為帶動世界經濟復蘇的主要動力,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的第一引擎。

“我錯看了李書福。當年有多少人嘲笑他,但就是這個‘汽車瘋子’,如今他給中國企業家長了臉。”2018年2月27日,在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第十八屆年會上,聯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柳傳志發表演講時說了這段話。

柳傳志,有著“中國企業家教父”之稱、現已74歲的他,至今仍活躍在中國商界,在大洋彼岸也時不時能看到他。他說起話來,聲音洪亮,底氣十足,很多人愿意聽他講話,而他也愿意表達。

作為開幕演講的第一個嘉賓,柳傳志無不感慨地說:“四十年前,如果讓咱們做夢,不管你怎么努力做好夢,也絕對夢想不到四十年后的中國會是今天這個樣子,咱們的生活是這個樣子,中國確實發展成誰也無法想象的、天翻地覆的樣子。”

在天寒地凍、遠離喧囂的亞布力,不談理論,不說業績,敞開心扉聊聊往事和感悟,這是這屆年會的主基調,而本屆年會的主題是:新時代的企業家精神——改革開放四十周年。500多名企業家、學者、科學家、藝術家、政府官員云集在此,劉永好、王石、孫宏斌、毛振華、陳春花、南存輝、馮侖、任志強、俞敏洪、劉積仁、胡葆森、張文中、丁立國、陳東升、王中軍……準確地說,此屆年會是以企業家精神之名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而他們其中的每一個,都可以說是那個時代的傳奇。

在柳傳志身上,可以找到諸多中國改革開放和中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特殊符號和歷史基因,他既是四十年這一過程的參與者,同時也是這一歷史過程的見證者。市場的變化,世界的變化,時時都在刺激著他,即使在美國有商務活動,他仍感嘆沒有在國內方便,微信也沒有國內便利,4G網絡等都不如國內。

零下20多度室外溫度,37度的體溫,100度沸騰的心,這些有著各自傳奇的人,在這個開放、自由的亞布力草根論壇上暢所欲言。

然而,就是幾乎在同一時間段,更多人在矚目著北京正在召開的具有歷史意義的會議——中共十九屆三中全會。2018年2月26日至28日,全會審議通過了《中共中央關于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決定》和《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人們看到,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大局中,深化黨和國家機構的改革必將是一場深刻的變革。

更值得注意的是,十九屆三中全會跟十九屆二中全會(2018年1月18日至19日)之間,僅相隔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二中全會的議程主要討論修憲。兩個月間連續召開兩次全會,這是歷屆中共全會中不多見的,這非同尋常,顯然已是時不我待。

作為歷史的轉折點,1978年的十一屆三中全會開創了“談改革”的傳統,之后的歷次三中全會基本都是在探索進一步改革的路徑,內容大多都是圍繞經濟和市場,而此次全會的主題是“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十九屆三中全會打破常規放到早春的二月召開,顯然,這是中共中央以全新的政治智慧和政治改革的勇氣,作為獻給改革開放40周年最好的禮物。

過去想辦而沒有辦的,過去想做而沒有做的,現在已到了能做的時間點上。改革開放40年的成就、經驗和教訓都匯成再次出發的動力,指引我們繼續前進。

在當下的中國,無論是企業家,還是經濟學家,他們對政策的關心其實和每一個中國百姓沒什么兩樣,只是他們比普通百姓更敏感,更能提前預知和判斷政策給未來帶來的變化。企業家不是簡單的改革措施的被指引者、被動的跟隨者,而是積極的參與者、推動者。

李書福是憑什么為中國企業家長了臉,又是什么刺激了柳傳志?就在2月24日,吉利控股集團公開對外發布消息,通過旗下海外企業主體收購戴姆勒股份公司9.69%具有表決權的股份,李書福以90億美元買入奔馳母公司股份,并一躍成為這家德國汽車制造商巨頭的最大股東。此舉系李書福目前為止最有野心的一項并購,而李書福此舉將實現“一箭雙雕”,一是李書福個人的財富投資收益;二是促成吉利與戴姆勒在電動車領域的深度合作。顯然李書福看好的是戴姆勒公司在電動化、智能化、無人駕駛與共享出行各領域的優勢。

其實早在幾年前,李書福就上演過不可想象的海外并購。2011年,吉利從福特手中收購沃爾沃,當時被視為中國汽車行業最成功的對外收購之一。2017年的年底,吉利以39億美元入股沃爾沃集團,成為這家卡車制造商的這最大股東,同年,還收購了陷入困境的馬來西亞車企寶騰49%股份,豪華跑車品牌路特斯51%的股份,還收購了英國跑車品牌蓮花汽車的控股股權以及美國飛行汽車公司。

顯然,李書福一切都是為了吉利的未來,在李書福看來,“真正的互聯網汽車必須是高度電動化的汽車,沒有電動化就很難實現互聯網化,也不可能高度智能化。”李書福的并購,就是要圓他更大的汽車夢,在造車的路上,還要走得更遠。

可有誰能想到,這個“汽車瘋子”,1963年出生在一個農民家庭里,他在四兄弟中排行老三,高中畢業后的他,沒有繼續求學,19歲開始做照相生意,完全靠白手起家,之后創辦吉利集團,1999年底,成為中國第一家生產轎車的民營企業。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村孩子卻有一個造轎車的夢想,2017年胡潤百富榜,李書福、李星星父子以1100億元財富首次進入前10名。

“我是在浙江臺州一個貧窮落后的山村長大的。”李書福說:“第一不怕苦,第二不怕窮,第三當然更喜歡致富了。”他敢闖,敢拼,豁得出去。

40年的改革開放,宏大的敘事下,從來都是無數個體的堅持與奮斗,而我們目睹了多少一個又一個財富故事和一代又一代的商業傳奇,這是人類社會的一次偉大變遷,“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對人的徹底解放,是中國歷史上從未有過的,由此發生的轉型令人不可思議。

在歷時40年的中國改革開放發展史上,“改革開放”這一主題,40年里從一而終,但并非是一直在做改革,大多數的時間是在醞釀、討論、準備改革的條件、尋求改革的時機和突破點。關鍵問題的突破,而帶來的巨大能量和變化,是無法想象的,這既有人民的創造性,也有政治家的膽識,更有共產黨人的實事求是精神。

從歷史發展的視角來看,一切都有其內在發展成因,顯然這是回過頭來審視所走過的道路。本書所要回答的,僅是作者自己的一個視角,從社會經濟發展道路的選擇,以及由此而形成的四十年經濟思想史,以中國民營經濟和民營企業的發展為大背景,來解讀40年的增長奇跡。

40年來,在中國最活躍的就是民營經濟和遍地開花的民營企業。截至2017年底,民營企業數量為2726.3萬家(而在1978年底,中國私營企業數為零),個體工商戶6579.3萬戶,注冊資本超過165萬億。民營經濟對國家財政收入的貢獻占比超過50%;GDP和固定資產投資、對外直接投資占比均超過60%;企業技術創新和新產品占比超過70%;城鎮就業占比超過80%,全國城鎮就業數是4.25億人,非公有制企業就業數3.4億,占比80%;近兩年特別是2017年對新增就業的占比貢獻超過90%。

民營經濟,這是改革開放初期誰也沒有預計到或事先設計好的,民營企業完全是在“野蠻生長”下而不斷發展壯大的。但歷史所留下的每一時期的痕跡,那些特殊事件和人物所留下的歷史刻度,非常鮮明,本書將把這一歷史進程的“痕跡”和“刻度”展現給大家。如從大歷史(BigHistory)觀和深歷史(DeepHistory)觀來審視,把民營經濟放在整個中國40年改革開放的大背景下來梳理,將會更好地理解和認識中國改革開放40年,更會感受到,人民對歷史的創造。

當代中國與世界的規模和制度轉型的復雜程度,可以說是西方國家的政治家們和學者們很難想象的。我一向主張,站在更廣闊的視野下來審視和觀察中國改革開放40年,放在中國歷史的大背景下,放在世界歷史的背景下。過去的40年,世界上發生了太多具有影響歷史走向的事件,在霍布斯鮑姆筆下的1914-1991的“極端的年代”之后的近30年里,唯有中國的改革開放,對中國和世界產生著持續、全面、示范性的和日益深化的影響。

客觀地說,中國的改革早已突破了預期目標:已遠不是“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最終實現共同富裕”這樣一個相對直觀的描述。一個自一百五十年前的洋務運動起就開始苦苦探尋如何實現工業化的國家,在西方列強及堅船利炮之下,屢敗屢試,終于經過40年的改革開放,認定了選擇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這條發展道路,可以到達彼岸,實現中國幾代人的夢想,實現小康夢想,實現偉大的中國工業革命和現代化強國。40年,選對了改革開放之路,選對了市場經濟之路。

從經濟的角度來看,中國40年改革開放的歷程,所創造的經濟奇跡,其本質就是選定走市場經濟的發展之路,如放在中華人民共和國70年的大背景下來看的話,前30年是要在“一大二公”的驅動下不斷“滅私”的歷史,消滅私有制,最后極致到“狠批私字一閃念”“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也不要資本主義的苗”。而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后,改革開放的40年,是不斷重新認識“私”、發展“私”、承認“私”、確立“私”的歷史,緊隨相伴的就是中國民營經濟形成和民營企業的發展、壯大。

如果把改革開放40年分為上下兩場的話,在我看來,前20年,上半場是實現對人的解放;后20年,下半場是實現對資本的解放。

40年的市場化道路選擇,是對民營經濟與財富本質的認識。而確立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更好地發揮政府作用,這是共產黨人經過40年的實踐,對政府與市場關系認識的一次質的飛躍,而這更多的是來自民營經濟對中國經濟奇跡的貢獻,并由此形成推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的重要力量。

改革開放初期,激揚澎湃,激蕩滿懷;40年的改革開放,那種單兵突進、狂飆席卷式的改革,不會再有。40年的改革史已證明:改革的過程不僅僅是減法的過程,而且是加法,甚至是乘法的過程。改革導致更為復雜的改革。由最初的“摸著石頭過河”,到主張“頂層設計”。“中國模式”“中國特色”早已不是一種說法或是一種概念,40年增長奇跡,既直白又深奧,就在于中國特色包含諸多中國文化、道路選擇、理論探索、歷史和政治制度的基因傳承的真實存在。

2018年的秋天,顯得比往年都要格外的長。而對民營企業來說,無論其自身還是國際經濟環境的變化,內與外的挑戰,讓民營企業真正地步入了“多事之秋”。人們發現,40年中國經濟社會的發展,民營企業的苦與樂、機遇與挑戰和經濟增長指數幾乎是成正比的。經濟出現困難,最直接的表現就在民營企業。應該說,民營經濟已被公認為最能代表市場經濟的主體,民營企業成為中國經濟的“晴雨表”。而改革每前進一步,其實都是對民營經濟的再松綁,對民營企業的再解放,是選擇市場經濟發展的必然結果。

時值紀念改革開放四十周年之際,在民營企業發展面臨諸多挑戰之時,10月19日,劉鶴副總理在答記者問時表示:“民營經濟在整個經濟體系中具有重要地位,貢獻了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術創新,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90%以上的新增就業和企業數量。如果沒有民營企業的發展,就沒有整個經濟的穩定發展;如果沒有高質量的民營企業體系,就沒有現代產業體系,支持民營企業發展就是支持整個國民經濟的發展。”10月22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設立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持工具,以市場化方式幫助緩解企業融資難。11月1日,習近平總書記召開民營企業座談會,這在40年里還是第一次,總書記召開這樣一次民營企業座談會的出發點是不言而喻的。習近平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強調,40年來我國民營經濟從小到大、從弱到強,不斷發展壯大。同時指出我國民營經濟只能壯大、不能弱化,不僅不能離場,而且要走向更加廣闊的舞臺。

對中國民營企業40年發展歷程的寫作,對于我來說,既激動又膽怯,既有使命感又擔心可能不會討好,原因很簡單,你的文字,你的表達,無論你有什么樣的才能,你都無法努力做得完美,因為歷史本身有著其內在的邏輯,很多判斷可能隨著時間的推移產生新的變化,我只能力求真實記錄,哪怕只是真實記錄下來個人的真實感受。書中的一切,都是來自你我所經歷的。

當代經濟史,我們都在其中。

本文節選自《民營企業四十年》前言《我們要趕上時代,這是改革要達到的目的》,有刪節。

 
 
·封面故事

政策組合拳破解...
政策組合拳要落到實處,讓小微、民營企業真正有獲得感。...

·政策組合拳破解民企融資難
·金融服務民企的大門正被打開
·民營先鋒話改革
·企業家們所要的“信心”到底是什么
·釋放廣佛動能 邁進灣區新時代
·珠三角“脈動”聯結廣東力量
·蔚來汽車:新能源的冰與火之歌
·觀察
·民營企業應發揮創新的主體作用
·以機制創新打開有效投資空間
·中國經濟增長潛力來自于供給側
·中國經濟會重蹈日本覆轍嗎?
·經濟
公攤面積之爭
由來已久的公攤面積在此次征求意見稿發布后,再次成為爭論焦點,但其最...
·公攤面積之爭
·棚改真的變了
·京津冀協同發展提質增速
·匯率能否反轉
·區域經濟輪動開新局
·中央一號文件透露新亮點
·蘭田集團:新時代要有新作為
·“寬貨幣”轉向“寬信用”可期
·雄安新區:打造新時代的未來之城
·特別策劃
·綠水青山換得金山銀山
·揚子江藥業:基業何以長青
·鈴木博也:互利共贏謀發展
·弘揚勞動美 琢磨工匠心
·傳承工匠精神 盡顯“最美巾幗”.
·產經
·解困風電“后市場”
·互聯網醫療來到十字路口
·“石油人民幣”尚需時日
·機器人的2019,不慌不忙
·制造業“上云”難易
·金融
寒潮中,誰才...
寒潮并非是所有人的寒潮,“結構性分化”是多位投資人的共識。...
·“商譽”懸河
·匍匐前進的資本市場改革
·投行按下“掃貨”鍵
·從產品到資本的競爭
·信用債市場將進一步分化
·萬家文化炮制并購啟示
·民企變為新藍籌
·商業
·質量引領長租行業變革
·錘子科技的小敗局
·在線教育“過冬”
·企業的戰略轉折點
·小米的新戰場
·華為不再沉默
訂閱 | 雜志介紹 | 廣告價格 | 推薦新聞 | 相關活動 | 理事會 | 中國法治經濟 | 關于我們 |
 
京ICP備05081002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1000124
    
  极速快3